追蹤
大吟釀的世界 LIN婉心深處
關於部落格
三千櫻酒造~~飄逸著女人香~~


  • 1357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3

    追蹤人氣

迷失的時空 ~~~ 從死亡邊緣歸來── (五 )

將視線離開電視機,呆呆的望著天花板,想回憶過去,不過,腦海裡實在是一片空白,腦子裡的影像,很像播完節目的電視畫面,一片雪花,似乎還有滋滋滋的聲音,我的頭又開始痛了! 

媽媽和妹妹們進到房間來,萬金對著我說:
 

「二姊,這兩天妳好好休息,星期一再去看醫生,我已經幫你掛號了,這裡是剛才那個值班醫生開的藥。」說完,她把裝有六顆粉紅色膠囊的藥袋交給了我。

「不舒服時吃一粒,醫生說到星期一為止,妳只能吃兩粒。」 

「吃兩粒?」我接過了藥袋。

 

 「只能吃兩粒而已?」我覺得很奇怪,萬金則點點頭。
「既然是吃兩粒,那他幹麻要給我六粒呢?」我說。

「不知道!」萬金聳聳肩表示不知情。

「不過,妳還是要按照醫生說的話做,很不舒服時才能吃一顆藥!」KIMI代表醫生叮嚀我。

「真是莫名奇妙,既然只能吃兩粒,幹什麼要開六粒藥給我?」我一直碎碎念。大概是因為失去記憶,又想不起來我想要知道的事情,所以打算將氣,出在這六粒藥上頭。

「我先走了,星期一我排公休,陪妳去看醫生。」萬金說。我感激的望著她說:

「謝謝妳!」

「我也要走了,星期一我要上班,不能陪妳去了,你要乖乖聽醫生的話喔!」KIMI說。

KIMI,謝謝妳!」我覺得我的眼眶開始泛紅,鼻頭酸酸的。若非有這兩個可愛的妹妹的關懷,我可能已經早就去見閻羅王了!我知道我上不了天堂。

「那我們走了,記得,藥只能吃兩顆喔!媽,妳看著二姐,她很不舒服才能吃一顆藥,千萬別讓她吃多了。」KIMI和萬金臨走還不忘叮嚀。

「我知道啦!你們走吧!」媽媽一邊回答,順手把藥袋從我手中搶過去。

「拜拜!」說完,兩個妹妹消失在我眼前。

「肚子餓不餓?」媽媽關心的問。

「不餓,我們剛才去吃冰。」我說。

「吃冰哪會飽阿,妳要吃什麼?吃飯還是吃麵?」媽媽問。

「隨便。」我聳聳肩表示無所謂。其實我根本不知道『餓』和『飽』是什麼感覺。我已經失去所有感官的功能,我想。

不一會兒,媽媽就端了兩碗熱騰騰的關廟麵,老規矩,一樣是清湯掛麵,由於我在家是跟媽媽吃素,所以早就習以為常。不過,我不喜歡吃加工過的素食肉或魚。我慢慢嚼著麵,思緒也是緩緩的轉動著,有一點像壞了的走馬燈,昏昏暗暗的,讓人看不清楚圖樣!

 我囫圇吞棗的把麵吃完,根本是食不知味,我站起身來,想把我和媽媽的碗收進廚房,媽媽趕緊把碗搶過來說:

 

 

「妳阿,不知道打破了幾個碗了!你別動,坐在床上就好了!」媽媽說的我莫名奇妙。

「這一陣子阿,妳走路都東倒西歪的,東跌西撞的,搞的你自己全身都是傷,妳還是別動好了!」媽媽說。我仔細的檢查了全身,真的發現我全身青一塊,紫一塊的,果真到處是黑青!

「怎麼會這樣呢?」我喃喃自語。

「我一點都不覺得痛ㄟ!」我說。

「妳當然不痛阿!每天醉茫茫的不醒人事,就算火燒到眉毛也不會痛阿!」媽說的倒挺溜的。

 我笑了笑盤腿坐在床上看電視(我媽媽的房間有兩張床,一大一小,我睡大的。)雖然電視撥出的節目令我感到很陌生,但是有一些主持人我是認得的。希望這個年代的事情別變的太多,免的讓我措手不及。

 

 
看了一會兒電視,我有一點想睡,或許是吃的太飽了,又或許是沒事幹,電視節目全都是我沒看過的,於是我倒頭躺在床上,把眼睛閉上,我告訴自己,別想其他的事,專心睡覺。沒想到眼睛一閉上,我的大腦又開始抽離了我的身體,睡著睡著,腦又開始暈眩,胸口又是有一股很強大的壓迫感,呼吸開始急促,沒有辦法吸入氧氣,我按住胸口,又發出很用力的呼吸聲,媽媽又嚇壞了,馬上把我翻過身。我趴在床上,知道我是別想睡覺了!一要入睡,就發生嚴重的氣喘,這真是憂鬱症嗎?還是酒精中毒引起的呢?我相信我的臉色已經漲成紫色,像塊豬肝,總之,這種感覺真是很難受!

 疼痛過後,我慢慢的坐起來,陪著媽媽看電視。她在看『加油!金順』。

 「該不該吃一顆藥阿?」媽媽問我。

「不用了,醫生說很嚴重時再吃。」我淡淡的說。生死有命,何必太執著。

「可是妳剛才的樣子好像很危險ㄟ!」媽媽怕餵我吃藥的時間拿捏的不準,擔心的說。

「沒關係,還死不了!」我看著電視,目光空洞的說……....【待續】
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